刀剑乱舞乙女向产粮号
一期一振中心
随缘更新
偶尔发一些日常

「一期婶」相见既是离别

想标题和起名都太难了。

有名字出现,注意避雷。


================


春意正浓,时之政府主楼周围的樱花开得茂盛,到处都是模糊的粉色。阳光温暖和煦,一期一振坐在窗边,在一片柔光里望着窗外出神,仿佛在等待什么。


只不过这幅岁月静好的景象没能持续多久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,老旧门轴转动时的牙酸动静像把粗砺的锯子,几乎割断了付丧神绷紧的神经。

而罪魁祸首,那个披着白大褂的年轻女子,仍旧保持着推门的姿势一动不动,脸上的五官都扭在一起,似乎不敢相信这声刺耳的巨响是自己造成的。她实在怕了这小型噪音制造机,轻手轻脚地关起门,回头还不忘朝一头冷汗的付丧神挤了个局促的微笑,“抱歉抱...

【一期婶】礼物

跨年夜一边肝刀一边码出来的甜饼,祝大家新年快乐!

  • 无脑甜


-----------------


夜色深沉,本丸各处的欢声笑语在微风细雪里逐渐淡去,审神者挂在屋檐下的那盏灯笼在纸门上印下一片摇曳不定的红。

一期盯着手里那个花里胡哨的挂饰半晌,终于认命地摇了摇头,抬手把时之局送来的新年礼物挂上廊檐。

屋子里静悄悄的,关掉灯的和室里只剩下暖炉黯淡的光,一期往冰凉的手心里呵了一口气,摸索着走进内室。他所熟悉的一切都笼罩在这片黯淡里,墙边的立柜,角落里小巧的冰箱,饰有花鸟的华丽屏风,还有屏风后熟睡的人。

一期侧身躺在早就铺好的被褥上,枕着自己的手臂,望着那个模糊的身影出神。...

打开氪与纸片人听白哥的新年祝福,想着双开肝两下刀吧,结果万年高冷的一期竟然来给我开门了?这种谜之捉奸的感觉是怎么回事???吓坏我了,这游戏真会读心吗?

“主殿,您在干什么呢?【微笑】”

想和短刀们打雪仗,自己的机动明明只能单方面挨打,可还是想和他们一起玩。初雪很松很软,落到身上就像花一样炸开,凉凉的,一点都不疼,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的白色。

想从厨房拿几枚黑豆,再去田里挖一株胡萝卜,堆一个丑丑的雪人戳在大广间门口,被歌仙说不够风雅也没关系,拉着他一起,修整到满意为止。


想从背后抱住一期,把冰凉的手塞进他的领口,看他故意板起脸的样子,听他一边用毫无威慑力的温柔声线责备你不懂得照顾自己,一边利落地脱掉外套披在你身上。

积攒了一整天的工作总要完成,缩在他身边处理文件却比药研的安神药还要有效,睡意来势汹汹,迷糊得东倒西歪再也无心工作时,索性不管不顾地枕上一期的肩膀,...

好奇地玩了那个问问题搓刀装的玩法,想了半天不知道问什么好,于是很耿直地对我家刀打出了直拳:你喜欢我吗?

问一期,绿了。

问三日月,绿了。

问药研,绿了。

问光忠,绿了。


我靠。怀疑人生中。想弃坑。

【万圣节小剧场】treat

Happy Halloween!

这是一个审神者四处要糖的故事w~

没有文笔无脑甜,祝大家吃糖吃得开心!


=============

☆三日月宗近


审神者:“不给糖就捣蛋!”


一身狩衣的付丧神微微怔住,而后不紧不慢地朝拎着南瓜灯的审神者招招手,“哈哈哈,到我身边来。”

太慈祥了啊喂,这谁会忍心下手捣乱啊。

少女在内心吐槽了一百遍,乖乖凑上去。三日月慢慢摊开手心,递来一只圆溜溜的白兔。

是枚精致的和果子。


“我还以为爷爷不会过这种西洋节日来着。”审神者捧着小巧的点心,默默惋惜准备了许久的捣蛋招式。...


[一期婶]结

一期一振×女审神者 
 
※写着玩的摸鱼产物,很短 
※严重ooc,暗堕黑化表现有,注意避雷,and不要来打我 
  
================= 
  
一期一振是审神者锻出的第一把刀。 
  
审神者离开本丸时,他的手臂上缠了一层技法拙劣的绷带,不顾伤口的疼痛执意抱起了哭泣的五虎退。小短刀缩在他怀里沉沉睡去,由洁白化为殷红的柔软布条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,狼狈地落进炉火。
  
审神者是自愿离开的。 
或者说,是欣喜若狂地离开才对。 
 ...

随手乱写。

微博上听了安定极化的语音,就一个感想,阿官不是人。


安定他,喜欢总司,也喜欢审神者,为了成为更强大的刀剑,去见了念念不忘的前主。


然后再一次亲眼目睹了冲田君的消逝。


安定极化回来给我的感觉就是,自始至终,他一直在勉强自己。

他确实是想成为属于审神者一人的刀剑的。

他说要忘了冲田君,但是他有没有意识到,自己和冲田君越来越像了?看到有个太太说,安定已经变成了冲田君的影子。白衣,围巾,是否都和冲田君生前的打扮一样呢。

索敌时是笑着的,出阵时不停重复着“杀了你”“杀掉”,仿佛是在利用战斗来发泄什么。试图去忘了自己从前最在意的人,一定很痛苦吧。


不是安定的错。...

【鹤婶】游乐园

好久不见!这是躺在卧铺里憋憋屈屈码出来的一枚小甜饼【。

缓慢复健中,尝试一下新玩法_(:3 」∠)_


*一个小段子


鹤×婶,无脑甜,第二人称注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
时之局终于批准给你一周假期。


虽然时间不长,但你仍然认真做好了计划,兴奋地想带刀刀们去现世玩。


然而你刚想出门去找大家时,一只巨大的蜘蛛摇晃着八只腿降落在你的肩膀上。


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
你尖叫着后退,却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。


“哈哈哈,吓到了……主殿!没事吧!”


门...

[ 一期婶 ] 雀歌

这是一个有关穿越的故事。 

*一期×婶 

*文笔不存在的,全程放飞自我 

*乙女向,私设如山,注意避雷。 

*第一人称注意 

*不适描写注意 


1.前奏 


当付丧神从盘旋纷飞的樱花花瓣中现身时,我正坐在马桶上,手指还在戳着屏幕里的“有利-鱼鳞阵”。 


“一期一振,参上!” 


烂熟于心的语音响起,我低头看看屏幕上执刀而立的身影,又抬头看看面前水蓝发色的青年,不禁对自己发出一句...

©辣酱 | Powered by LOFTER